九咖喵_期许温暖

想吃伏八的耳机play,KLKparo,恶魔与唱诗班,天空之城,七宗罪....................

好饿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
再找不到粮食就只有腿肉可以啃了【瘫

偷偷把自己写的接jin文部分放出来【。

校园背景科幻内容【。





“亚图姆学长?”

游戏再一次翻转手腕确认时间,不对,只是开电闸而已,为什么到现在都没有回来,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?

抬头看向已经完全黑下来的窗户外面,努力给自己鼓气,轻轻推开紧闭的铁门,探头往左右看了看,呐呐地开口:“学长?”喉咙被堵塞一般只能发出微小的声音,砰砰的心跳声似乎已经成为了静谧世界的唯一主调,深吸一口气。

“亚图姆学长你在吗?”

胡乱选了一个方向,试探着扶墙前进,从窗户透下的光线不足以把整个走廊照亮,在黑暗的角落里似乎总藏着无数的怪物。

就在快要被想象吓昏自己的时候,肩上突然落下了一个冰凉柔软的东西。

“噫————!”

“游戏。”

“亚....亚图姆学长?”

“嗯,是我。抱歉让你久等了。”

 

   温柔地拍抚着被自己吓到的伙伴,虽然这件事早有记载,但是亲自体验果然不一样。比如,被吓到的伙伴是怎样可爱的程度,是从冰冷的文字上完全无法体会的。只可惜,在这个时空,自己不能对他做出任何超出学长对后辈亲昵程度的举动,也无法用最亲昵的“伙伴”这个词来称呼他,真的是相当遗憾呢。

 

毕竟,这是对世界线的干扰。

在未来,武藤游戏已经被证实了是世界的中心,他的行为、思想、感情甚至是潜意识的欲望都会对世界造成影响。故而,世界对他,武藤游戏,产生了排斥。

在后人可查的资料,遗留到至今的武藤游戏的日记里,记载了无数次与死神交错的意外事件,让人感叹的好运气是吗?不,那样的东西并不存在。

真实存在的只有一件事。

贯穿着日记的一个人,亚图姆。

拥有着和武藤游戏相似的外貌,却比他年长一些,总是佩带着一个金色的倒金字塔饰物,在意外事件的周围总是有着他的影子。

他似乎是有意无意地做出了一些微小的动作,引开了游戏的视线,当回神之际,事件已然结束。

这个似乎能够预知未来的人,亚图姆,在未来却没有任何存在痕迹。没有父母,没有出生记录,没有抚养人,就像是突然出现在武藤游戏的生命里的守护者,帮他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性命之危。

 

亚图姆第一次睁开双眼,看到的就是武藤游戏微笑的脸颊。

“欢迎回来,亚图姆。”

初生而无知的亚图姆从武藤游戏那里得到了应该知道的所有,还有一个作为逆行时间媒介的仪器:千年积木。

根据时间悖论理论,亚图姆必须按照仪器记录前往过去的时空,在过去的自己存在的时间出现。同时,因为他对武藤游戏的影响,世界的未来被改变了,与未来相悖的时间线将会被消除。为了不受一次次时间风暴的影响,亚图姆将自己的记忆备份在了永恒的时间仪器内,无论自己被时间分裂消除了多少次,都能够回到正确的位置。

 

“我回来了,游戏。”


      辉煌的宫殿只剩下几点羸弱的灯火。

      殿外跪满了诚惶诚恐的奴隶,就连坚守在岗位的士兵都满脸彷徨不安。

      因为,这个盛世王朝的神明,就要离去了。

 

      就在几日前,在战争失利而灭国的帝国王族俘虏,在面见至高的尊者之时,用生命做出了最后的的报复,用涂满了毒药的匕首袭击了王后,企图让法老王的心死去。

受伤的是挺身而出的——亚图姆一世。

 

       神官,巫医如流水一般为法老王献出所有。

       无论是祈祷,药草,还是向上天献上活人作为祭品。法老王还是日复一日地衰竭下去,不详的谣言在侍奉的宫女之间萦绕,人心慌乱,每日都有被当场处死的逃奴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从神庙回来的王后,挥去随侍的宫奴,取出携带而来经由神明祝福过的露水,亲自给王一点点地喂下。只是几小勺水,法老便闭上了眼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身体内如烈火烧灼的尖锐痛楚,用尽全力才没有失态呻吟出声,瞬间暗沉下去的脸色,王后几乎立即起身想呼喊侍官去寻找神官或者是巫医,亦或是任何能让王减轻痛楚的人前来,亚图姆挤出了一个挽留的微笑,示意对方不用再去寻找。

      被阻止的王后在对方看不到的角度露出了些许黯然,因为已经注意到王身上升起的古怪高温,那已经超过了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,以及飞快干裂下去的皮肤。相比起来,那处久久不愈的古怪伤口都没有那么急切了。

       发生轻微病变的机体和组织虽然没有和正常肌肤一样生长愈合,但也没有进一步恶化腐烂,仅仅维持着一个不上不下的尴尬状态,就像潘多拉盒底的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在第一次解开重重包裹围绕的绷带时,皮肉已经紧紧粘结在上面,甚至撕开的动作都带出了模糊的撕裂之音,伤口也紧随着“噗”地一声往外喷射出一股粘稠的分泌液。仅有的能做到的措施就是将其用干净的棉布擦去,直至它不再往外流淌出。

       结束回忆的时候,王后的脸都失却了血色,只是手指更紧地缠上王冰凉的手指。

       误以为对方是害怕自己将要面对的命运,嘶哑的声音“放手吧,姆特,我该离开了。”只需要施加些许力气就能摆脱的束缚,确实地将自己禁锢在这里,只能靠单薄的口头劝说让对方打消念头。

      固执地摇头,手上的力气反而变得更大。

      轻叹了一口气,“你也知道我现在的状态有多糟糕。”

      全身上下的皮肤颜色暗淡发青,一层蜘蛛网状的小伤口遍布于皮下,身体越是靠近末端的位置,皮肉的颜色就越发泛出一种预示着死亡的青白色,手指和脚趾的指甲呈现出一块块不规则的青紫色淤血,就算再没有常识的人看到也会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“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离开的退路,趁现在走吧。”趁着我还没有反悔,快点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王后不就是应该陪着王的吗?”

    “做下决定之后就不能反悔了,姆特。”心里埋怨着为什么自己会遇上一个这么傻的王后,嘴角却不受控制地染上了笑意。

    “不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一起走吧。”

 

     金器敲击地面的声音在空荡的宫殿内散去,宫殿归于静谧。




PS:【现实描述是有借鉴的,傻白甜并不会写这些【。

骑士和猫


关键词:猫耳【直接纯猫了【就设定为被什么古怪魔ke力xue实验后遗症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起床气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直到死亡将我们分开


  


   “叩 叩”

 

      昏暗的室内,极其轻微呼吸声完全没有受到干扰。


     “打扰了,陛下。”身着棕褐色制服的男子,扭开了紧闭的寝室大门。


       缩在特意布置好的小床,团成一个团子状睡得正香的小动物,抖了抖从铺盖下伸出的纯黑色猫耳。


      “起床了哦?陛下”伴随着温柔的声音,窗帘被干净利落地拉开,温暖的阳光瞬间铺满了室内的一切。


      被窝的蠕动中,小小的猫爪艰难地探出,迷糊着爬出温暖天堂,努力与天性抗争,打了一个好不文雅的哈欠。


      眼看着黑色的娇小生物马上又要睡着,男子熟门熟路地挠了挠覆盖着光滑皮毛的下巴,得到了一个不怎么清醒的撒娇磨蹭。可惜对方很快地清醒过来,猫掌的肉球拍开了以下欺上的修长手指,扭头躲开下一轮偷袭,抖毛,顺便伸展筋骨。


      舔净肉球,慢条斯理地理顺黑色的柔毛,轻盈地跳上特意伸出的手臂,在人下巴给了一个奖励性质的猫的轻吻。


     端坐在宽大王座上的纯黑色猫咪,清澈的目光对上半跪在下方的男子双眸,那散发出银色虹彩的淡茶色眼瞳,与他直视别人时相比,锐利的光化为纯粹的忠诚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“我说过的,我维拉卿孔拉德是对27代魔国有利陛下宣誓忠诚的人。只要是为了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即使宣誓的对象是一只猫咪的形态,气氛依旧肃穆。
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不管手、胸膛还是生命,我都会奉献给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直至死亡将我们分离。”


说好的自行车【

#伏八#

关键词:千里之外 谎言  ABO

#灵魂自行车【上了和没上一个样#


————


寂静的房间里,层层棉被之下,掩盖的却是不能为他人所知的秘密。


突如其来的铃声打破了死寂的气氛。


那个该死的铃声还是那个讨厌至极的声音。


“MI-SA-KI——”


在连声的催促下,原本还想当作听不到努力欺骗着自己的方法完-全-没有用。反而还让自己的处境更为艰难。


费了老大的劲,才从被子中探出手去,微弱无力。


“MISAKI你还好吧?”


刚一接通,那个装作关心的假惺惺嗓音立马响起。


“喂?MISAKI?”能明显听出电话那端的幸灾乐祸“啊呀,出事了吗?需要我帮你拨打急救电话吗?MISAKI?”


“滚!我,什么事都,没有!”句末的 没有 力求镇定,但依旧声竭力嘶。


“说谎可不是好习惯啊MISAKI——”


“给我住口!说了没事!”


“就算再生气也隐瞒不了你在喘气的声音啊MISAKI-”突然低沉下来的声音仿佛近在耳旁“MISAKI的技术还真烂啊,现在都没解决吗?”


并不在意电话那端的安静,“嗯,都怪我,把你宠坏了,拙劣的技术已经没法欺骗自己了,你更想要的是我。”


“握紧一点,就像我对你做的那样。”


“速度再快一点,我可不会满足这种速度。”


“已经在发抖了呢,真可爱。”


交错的粗重呼吸声,几乎同时的闷哼。


“晚安,MISAKI,祝你有个我在的好梦。”


在小巷里捡到了两只猫,警惕心太高没法抱,怎么破,急,在线等。【背景我就随便撸了撸【。

#伏八# #猿美# #伏见猿比古生日快乐#

诶嘿!生日SURPRISE!可不要太感谢本大爷哦!

#伏八# #拖延症的万圣节# 

关键词为①万圣节 ②性别转换 ③反目成仇

今天也依旧在相爱相杀的小情侣END【。

玩偶服【八田的恐龙装真的不知道怎么画才对【

旧疾复发【这个指的是伏见又被禁止使用力量啦【。

似曾相识【是的这个场景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【。

别问我为什么伏八标签只有伏见一个人【。】

总之这是一张伏八文的配图【虽然被毙了】

情景设定是和好以前



【路人:这样的图做贺图真的还好吗唔!【被堵住嘴拖下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