辉煌的宫殿只剩下几点羸弱的灯火。

      殿外跪满了诚惶诚恐的奴隶,就连坚守在岗位的士兵都满脸彷徨不安。

      因为,这个盛世王朝的神明,就要离去了。

 

      就在几日前,在战争失利而灭国的帝国王族俘虏,在面见至高的尊者之时,用生命做出了最后的的报复,用涂满了毒药的匕首袭击了王后,企图让法老王的心死去。

受伤的是挺身而出的——亚图姆一世。

 

       神官,巫医如流水一般为法老王献出所有。

       无论是祈祷,药草,还是向上天献上活人作为祭品。法老王还是日复一日地衰竭下去,不详的谣言在侍奉的宫女之间萦绕,人心慌乱,每日都有被当场处死的逃奴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从神庙回来的王后,挥去随侍的宫奴,取出携带而来经由神明祝福过的露水,亲自给王一点点地喂下。只是几小勺水,法老便闭上了眼拒绝。

       身体内如烈火烧灼的尖锐痛楚,用尽全力才没有失态呻吟出声,瞬间暗沉下去的脸色,王后几乎立即起身想呼喊侍官去寻找神官或者是巫医,亦或是任何能让王减轻痛楚的人前来,亚图姆挤出了一个挽留的微笑,示意对方不用再去寻找。

      被阻止的王后在对方看不到的角度露出了些许黯然,因为已经注意到王身上升起的古怪高温,那已经超过了人类所能承受的极限,以及飞快干裂下去的皮肤。相比起来,那处久久不愈的古怪伤口都没有那么急切了。

       发生轻微病变的机体和组织虽然没有和正常肌肤一样生长愈合,但也没有进一步恶化腐烂,仅仅维持着一个不上不下的尴尬状态,就像潘多拉盒底的希望。

       在第一次解开重重包裹围绕的绷带时,皮肉已经紧紧粘结在上面,甚至撕开的动作都带出了模糊的撕裂之音,伤口也紧随着“噗”地一声往外喷射出一股粘稠的分泌液。仅有的能做到的措施就是将其用干净的棉布擦去,直至它不再往外流淌出。

       结束回忆的时候,王后的脸都失却了血色,只是手指更紧地缠上王冰凉的手指。

       误以为对方是害怕自己将要面对的命运,嘶哑的声音“放手吧,姆特,我该离开了。”只需要施加些许力气就能摆脱的束缚,确实地将自己禁锢在这里,只能靠单薄的口头劝说让对方打消念头。

      固执地摇头,手上的力气反而变得更大。

      轻叹了一口气,“你也知道我现在的状态有多糟糕。”

      全身上下的皮肤颜色暗淡发青,一层蜘蛛网状的小伤口遍布于皮下,身体越是靠近末端的位置,皮肉的颜色就越发泛出一种预示着死亡的青白色,手指和脚趾的指甲呈现出一块块不规则的青紫色淤血,就算再没有常识的人看到也会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“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离开的退路,趁现在走吧。”趁着我还没有反悔,快点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“王后不就是应该陪着王的吗?”

    “做下决定之后就不能反悔了,姆特。”心里埋怨着为什么自己会遇上一个这么傻的王后,嘴角却不受控制地染上了笑意。

    “不会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一起走吧。”

 

     金器敲击地面的声音在空荡的宫殿内散去,宫殿归于静谧。




PS:【现实描述是有借鉴的,傻白甜并不会写这些【。

评论
热度(6)